第六日 – 中國大陸代表




4月6日,Strait Talk悄然漸尾。ICR依舊富有啟迪,Public Lecture依舊精彩激盪,但是空氣中滲出些許臨別的珍惜。

ICR仍然以汪錚老師的問題引導:你覺得這幾天聽懂了什麼?你有什麼話覺得別人還沒有聽懂?你印象最深的其他地區代表的觀點是什麼?

我每每驚異於ICR的魅力,它總可以在你覺得已經走進別人心底的時候,把你推入他人世界的更深一層。同樣的觀點,前日的討論已經出現;但當它以別樣的語言再次出現,竟然還可以激發新的感悟。有時候,表達可能真的和觀點本身同樣重要。

台灣代表對中華文化的情結是如此深厚,讓大陸代表甚感意外,正如台灣代表沒有想到大陸對台灣的民族感情是如此的微妙和濃烈。港澳台同學對台灣政制的珍視誠然不算意外,然而大陸人對穩定、緩進的真誠認同卻多少顛覆了別人的想像。港澳代表對一國兩制現狀的微詞,讓一些大陸同學吃驚,也讓台灣代表警覺。

台灣要尊重,要民主,要公民權利;大陸要統一,要復興,要兩岸共榮﹣﹣但是和平,是一切的底線。

今天的高潮,無疑是與龍應台女士的座談。短短的一個半小時,飄然而至,飄然去往,驚鴻一瞥,卻是回味無窮。龍應台女士優雅的娓娓道來和堅定的道德鼓舞,一貫她的文風,人如其文。雖然代表提出的很多問題讓她無法圓滿回答,但她對年輕人積累知識、培育獨立判斷、堅持理想價值的強烈期許,幾乎使所有代表深深感動。大陸,台灣,港澳,年輕人面對着不同的歷史挑戰,卻同樣地肩負着社會責任。

下午由閻小駿教授、汪錚教授、蘇宏達教授及沈旭輝教授帶來的「歷史記憶與和解」講座,晚上Elizabeth Cole女士帶來的關於Reconciliation的英文講座,亦引人回味。

Strait Talk是由一羣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篳路藍縷從頭做起的活動,或許心思沉重的瞻前顧後者沒有辦法完全分享它的理念,認同它的努力。沒有關係,堅持者自有堅持,道路的崎嶇正好用以甄別理想有多真實、判斷有多堅定。只是年輕人,空有理想又如何,狂風不動才能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