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 – 台灣代表




  • 今天的ICR由「台海衝突的根源」為引子,帶領我們進行了一系列的討論。首先由兩岸三地列出十件對台海現況最有影響的事情,而結果令人吃驚卻又覺得可以預期。如同三組代表都一致同意1895是十分重要的一年,但台灣組寫的是「乙未割台」,而非一般所寫的「馬關條約」,這樣從自己主體來解讀歷史事件的方式十分有趣。
  • 而兩岸三地都曾共同經歷或目睹了的歷史事件,但身在事件中的人重視的是過程的演變進展,而外人旁觀的也只能看到成果,並以此成果給予此過程評價。因此,當大陸與港澳都標舉出「96台灣首次民選總統」作為有影響力的十件事情之一時,台灣卻以「1987解嚴」為題。涵括了民選總統在內的一系列民主化進程。

「為何台灣對大陸如此重要?」

  • 這是下午ICR我們爭論不休的議題,這個問題或許平常一般大陸人都視之於理所當然,而台灣卻不太能理解,我認為在這討論中體現的便是「試別人的鞋」的不斷嘗試。身為台灣的代表,最難的就是體會大陸代表所存有的「大一統情懷」以及那對於「收復失土」的堅持,但在試穿別人的鞋的過程中,我們對於彼此的理解又深了一步。
  • 而這就是ICR的可貴之處,擁有完全不同價值觀與認同的各方代表在一個很安全的環境暢所欲言,相互探詢與相互了解,以理性的方式產生對事實的尊重是一種安寧而踏實的力量,相信這樣的力量會成為改變兩岸關係衝突根源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