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 台灣代表




  • 度過了在柏利基學院的第一夜,美味早餐迎接大家,歡樂!
  • 坐在校園寧靜的一方天地,聊的是「一個我與大陸不得不說的故事」。或許氛圍是生澀的,這些在樹蔭間流動的故事像是國中的周記,片片段段。
  • 運用各種方式,表達20年後的想像與感受,是很模糊但又真實的一場思考,真實的是來往之間語氣帶著壓抑,卻也是明白的現況。模糊的是雷雲縫隙夾雜微微的電光。我想,在雷電外的人們都能看見,即得會有火光,偏偏身在其中的我們只感受到驟雨來臨前的悶熱。
  • 模擬彼此的需求,假裝自己是別人,實在非常有趣!因為沒有人可以成功地假裝是別人,會有很多不小心忘記自己是誰的瞬間,有台灣口音的北京人或是有北京口音的原住民,為這場溝通互動帶來了一線生機。思想裏的雷陣雨終於降了下來,嘩啦嘩啦,哈哈哈哈,對於兩岸之間的更多直刺,把裝着夜市裏撈的彩色小金魚的透明塑膠袋子戳破了。
  • ICR是貫穿的靈魂,是降雨的天氣,從坦白到認識需求,耳朵要張很大,腦子要一直轉,我想起了多年前參加審議式民主的經驗,如果這是一種新的方式,比較沒有那麼絕對,更花時間,更加好玩。
  • 夜裏上太平山,夜景很美,但腦裏耳邊嗡嗡響,討論不止,非正式的時候比正式的時候說得能比較多,其實會在這裏,我們就是很靠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