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委日記 – 第四日 之二




「兩岸四地媒體與公民社會的發展」公開講座

  • 其實完全不難理解在目前的社會狀況下,人們對媒體,尤其是新聞媒體期望很多。媒體時不時就成為眾矢之的,又時不時就成為救命稻草。媒體是否知道自己是誰,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呢?
  • 從嚴肅新聞,到小報彩圖大標題,到要求嚴肅新聞的回歸,或許歷史總是這樣螺旋形地發展。那麼公民社會是否也走在相似的軌道上?民主從亂而治已經不是一個新的模式,但這條路,有太多石頭,要怎樣走才能達到真「治」呢?或許才是我們更應該著眼的有現實意義的話題。或者只是個人的淺見,沒有亂——不論規模大小—— 幾乎就沒有民主,我們想要的應該是社會成本低的「亂」,一種重整的機會和機制。
  • 新聞本身是戰場,是武器,是自成一軍,也是目擊證人,多重身份加上多媒體形式,新聞的「意識廢墟」其實也亟待重建。
  • 公民社會之于我是一種有序的權利保障、義務履行、力量釋放和民智上升,或許不一定要非常殷實的倉廩,卻一定要非常有耐性和遠見的導航。新聞,能好好掌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