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 – 台灣代表




天氣逐漸轉好,代表們的討論也越入佳境,今天主要是透過兩兩成組,彼此的深入訪談後,互相重新詮釋對方的生命經驗,這真的是很難得的經驗,讓人能夠利用一種彼此都集中注意力的方式去吞納對方個人的經驗、背景,免去客套化的深入瞭解後再吐出自己的詮釋,並接受大家的評價與補充。

我的分組隊友是個香港人,其實以往我的經驗裏並不缺乏香港人,我的爺爺、姑姑、表姐這些長輩們給了我太多的經驗,自小也不缺乏來港的經驗,但終究停留在如廣告詞般的」買東西、吃東西」的印象,我對於這個城市的人有太多的不解,又礙於情感不忍多問一句,香港人你憑什麼不生氣?。

組友操着有點吃力的廣東國語與我描述他的純香港生活,我漸漸的透過他誠懇的吐露下,我發現我過去蜻蜓點水式留下的刻板印象有多「慘忍」。

我以前厭惡一句香港的口頭禪「係咁啦」,因為我自負的以為,認真的去做就能解決的矛盾,在香港是多種層次的不易,是怎樣的無力感讓我的親人們在這座看似繁華的城市裏如此頹然的氣結的想讓自己用一句一句不同的類似話語去彼此安慰對方、安慰自己,他們如果不靠自己或許甚至無法想像怎麼在隔天按下鬧鐘去面對這份無力,我欣喜組友給我深刻經驗。

這種詮釋是真心的由外而內之後的昇華,我為他詮釋的過程也是提煉我的生命經驗,我拉起我ㄧ張張的圖片,一個個扶老攜幼飲茶着的香港家庭、姑姑在狹小的租屋裏表現對生活的疲態、那張爺爺過世後自己在殮房前因為香港規矩而不得其門而入探視遺體的悲憤。

回顧裏我響起曾經聽過的羅文的歌曲<獅子山下>

「我哋大家 用艱辛努力寫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放開 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 一起去追」, 香港的朋友,我逐漸的開始理解你們的不怕艱辛、你們的不質疑規矩,是另一種價值,那種兩岸四地間,深層的困難。

來自不同地方,懷着不同想法,對於兩岸四地的議題,我們認真探討,開心交流,一同構想兩岸關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的互動式衝突會談,我們兩個人分成一組,在個人實踐、代表的角色上透過具體的生活片段分享我們對於兩岸四地的看法。在分享的時候,我們談到自己的故事,梳理着自己的思想,思考着兩岸四地城市的發展。

如果説台灣是近代亞洲民主發展的模範,那麼香港給人的印象又會是如何的呢?資本主義、冷漠、自視,這些都是我聽到的看法。席間我們談到香港的地下音樂,談到北京的小清新,也談到台灣的咖啡店,頓覺香港的人文空間的確不多,往往讓人感到無奈。

「係咁架啦!」這句話也許真的道出了不少香港人的心聲,於是我們就探討甚麼原因令我們會習慣去承受生活種種的壓力,社會種種的不義呢?是從小到大的考試制度嗎?是所謂的獅子山精神嗎?

我們從小到大都被教育要吃得苦頭。對於未來,我們總是抱有希望,相信努力終有一天會得到回報。對談的組員説我們容易妥協,繼而感到無力改變現局,跟台灣的文化很不一樣。經過一番交談後,我們發現原來正正是這種不放棄的精神,才能夠令香港人一直支撐下去。正正是這種繼續下去的精神,才令香港發展出這麼多的故事。

在此,我們也談到了香港與台灣的國際定位,這點重要的議題往往受人忽視。台灣海峽的戰略地位,香港的樞紐位置,到底我們應該怎樣去處身於這個時空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