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 中國大陸代表




火花初現

ICR的第一天,思想碰撞的爆發力初現。

經過昨天的初步認識之後,年輕人之間迅速熟絡,交淺言深,很快摸索到了ICR的魅力點。

我們談極權談威權,談國家認同談民族認同,你來我往,直至分組談各自核心價值與核心利益,才真正觸及到各自部分價值觀底線。

港澳組代表立足港澳兩地本土,針對他們眼中自由、法治、公平等概念給出了自己的解讀。港澳歷處百越之地,邊緣社會,地方小而人口雜。他們向來有一種較特殊的務實,並非不放眼大世界,而是更集力於本土問題的探討和解決。

談到政治問題,台灣代表有着令別組羨慕的輕鬆與戲謔。他們可以在分屬不同政治理念、政黨陣營的情況下,坦率彼此的不同,分享各自的經驗。這與他們長期的政治環境休慼相關。

相較之下,大陸組的討論不僅顯示出了較為明顯的內部分歧,也體現出了與港澳台地區在核心價值、核心利益上的差異,這包括內容甚至用語上的不同。當彼此顯示出對對方立場、觀念上的訝異時,實際上正是體現了青年人所各自代表的背景間的鴻溝。

不禁想到,海峽兩岸的對話,實質是個體與個體間的對話,無論是在島內、港澳還是大陸,各自都是一個複雜的價值觀綜合體,內部問題和外部問題並存。如何求同存異,如何漸進式的實現溝通和解決,將是一個不容激進、不容忽視的問題。

酣暢淋漓,大腦缺氧,期待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