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 – 港澳及海外代表




今天的ICR部分,我們聊起了認同的問題。「我是誰?」這問題從小一直纏繞著我。香港尚未回歸時,明明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我,國籍竟然是「英國」。回歸後,一霎之間,我又從一個「英國人」變到「中國人」了。然而,每次自我介紹或填寫國籍的時候,我又說自己是「香港人」。對於我的身份,我從來也持著一種沒所謂的態度。受各種思潮影響下,我甚至會覺得自己不論國籍的「世界公民」。

然而,當看過ICR環節中所播放的一段有關台灣人身份認同的短片後,影片中也包括了一些有關香港人身份認同的片段。看畢這片子後,我腦海有一份莫名的力量,癲覆了我以往對「身份」的認知。我很理想主義地以為,我可以不受所有成長背景、教育、文化等等的影響,成為一個無國籍人。但原來,當我看見六四民運人士高聲唱著「自由花」時,我的眼睛會發紅;當我每次走過星光大道,看著維港時,我心裡都會泛起無限感動;當我回想起汶川地震時,我的心還會隱隱作痛。我至今天才意識到,我骨子裡藏著這麼一種中華民族的基因,流著香港人的血。我對香港有一份如此愛惜、如此眷戀的感情。同時,我也承認我的心、我的根,也是與其他13億中國人的緊緊連繫著的,還是會格外關心在中國所發生的一切。

今天有幾位代表在ICR的過程中,也潸然淚下了。這對我來說又是另一很大的衝擊。另我最難忘的是有大陸代表提到過,其實他們也很痛苦,明明他們視台灣人為同根生的親人,可不少台灣人卻視他們如此疏遠,甚至是敵人。從前的我,會以為是大陸一直在「威迫利誘」台灣獨立統一,很大程度上只是為了政治及經濟的利益。聽過大陸代表的心聲後,我才認知到,原來內地人民,也有一份這麼真切的渴望和願景。原來,我們的「認同」上的差異,會為我們造成這麼多的分歧和誤解。或許,在兩岸日後談判的路途上,還是要「返璞歸真」,什麼利益的只是附加因素,最重要的,還是聆聽大家心裡面最原始的聲音。

這一天帶我帶來不少思想上的衝擊,讓我身心也有點疲乏了。可是,我卻十分享受這種過程,讓我透視不一樣的自己,和不一樣的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