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 中國大陸代表




夢一場

最後一天是在共同宣言草擬過程中的爭吵妥協以及對所有人的不捨中度過的。13號回去的途中一路奔波,這個日誌就拖到了現在。説實話,我的思維還沒有跟上所處的現實,不知道是生活的節奏太快,還是思維的步伐太慢。昨天下午坐電梯的時候,還以為是在柏立基學院check in。

這麼多天來,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對台灣同學的想法和情緒都感同身受了一些,對大陸代表的不同立場也更加理解,正如熊爸所説,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個活動是一個統戰組織哈哈。我和簡學長吃飯的時候,説他綠色的意識比較強,其實是我大陸思維的反應。再怎麼自由化的人,還是有自己的立場。發覺自己一直希望抹平主觀情感強烈的詞語,大概也就是因為我自己經常表達不出感情的原因,我壓抑自己好久了。這次海峽尋新,讓我重新能夠找到感情噴薄的理由,也許現實主義的功力計算也可以成為一種標準和立場,照顧思想光譜的兩端,無論他們接不接受。

做一個真的我,昨天一下飛機就去市中心的珠江路面試,稍晚些時候又得知今天接着面試,晚上要去上海,接下來每周四天我會在那兒。我在麻木的勞累感中察覺到自己的不滿與反抗。下周教育部派人來檢查出勤率,都很難找到幫我上課的人。我想面對後來者,我會帶着強烈的預期告訴他,大學生該幹嘛幹嘛,畢業以後有的是時間來工作。但是生活總要繼續,就像海峽尋新的會期只有短短7天一樣,我最終還是要回到瑣碎又糾結的現實中去,自己做決定選出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就像我在最後內部總結的時候説的那樣,海峽尋新是一次心靈意義上的休整,一次生活的再出發。一切進行的就像一場夢一樣。除了感謝參與者,組織者以外,這幾天我不在南京,有很多人幫我做了很多事,也同樣感謝你們。

不知道什麼時候寫東西這麼矬了,就到這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