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 港澳及海外代表




ICR的側重點,正如熊浩先生所言,是一種知覺上的交流,而非在絕大多數場合所習慣的直覺交流。

首先,能建立起一個平台,一個可以在帶著不同認識的前提下,展開真正意義上的溝通而並非只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口水戰。

在這樣的一種環境中,代表們更能了解,到底對方在想什麼,對方的想法由哪些部分都成,背後又涉及到哪些的假設和前提。也就只有在這麼的一種條件下,才能夠搞清楚我們在討論些什麼。破除了不同話語體系之間的誤解,也就創造了尋求合作空間的條件。其實在這個過程中,除了多了認識對方,也才真正理解到自己站在哪裡。

在這樣一個過程中,代表們能發現,以前的對於特定敏感話題的討論,之所以不能達成有效溝通,是因為自己都沒有界定好自己在說什麼。

另外討論過程中,很多時候,我們反而是要留意不同代表對於事件的第一反應,直觀的感覺。經過反思,筆者認識到這是重要的。因為,perception is reality, 對人想法的主觀性和對特定維度的偏好這樣一種客觀事實的存在的認識,有助代表們理順心智,從感性思考提升到理性思考。

我們不需要期望去改變對方的立場,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生活方式,關鍵是對對方底線的承認和尊重,在此基礎上,才可以意識到互相保護對方的利益,並在此前提下建立起合作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