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 台灣代表




熊浩在一開頭立即點出:集體討論的限制語如何突破,我覺得這是非常不一樣的一點,他讓我們能夠有自覺得去發現自己的想法和別人的想法的區隔,並試圖帶領我們從中去建立一套自己的想法而不受到他人影響。我想這些都是在論壇中非常強調的精神,如此,我們才能針對我們所探討立場與議題更深入了解,並透過了解,重新建立自己的思維模式。

而在這過程中,傾聽他人的一件我認為是最重要的關鍵點。透過傾聽,我們理解到他對這個看法所傳遞的觀念,以及他所給我們的信息,而這些信息多半與代表的生活背景或成長經驗有關,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夠建築在這個觀點上再去加以討論。

最有趣的部分我覺得是在各方代表在互相試探對方底線的地方,透過排除掉一些現實生活中的因素,純粹以個人的角度去檢視,反而會讓我們有一個與自己所認的觀感有所不同的感覺。剛開始的小心碰觸,到後來的暢所欲言,台海兩岸之間的政治互動很多都是可以談論的話題,無所禁忌,甚至可以用一種調侃的語氣來面對,我想:這是海峽尋新搭起的一個很好平台,讓與會者能夠就對這些事件提出自我的看法並互相的交流並有所成長。

ICR是一個十分累人的事情,因為你必須同時專注在自己的思考與他人的意見,並集中心神專心聆聽,我想這是十分耗費腦力的。然而,我們去在ICR後欲罷不能,很多代表甚至願意利用休息的時間繼續這些話題,雖然身體上是十分疲累的,但我認為各代表的心靈上都是雀躍並且十分好奇,並且積極的想繼續探討這些爭議性的話題。期待明天更精彩的I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