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委日記 – 第四日




4月9日,春季的香港綿雨依舊,

第三屆海峽尋新卻在這種看似壓抑而沉重的氛圍中,

悄然孕育著生氣與活力。

ICR進入第三天,經過兩日沉澱的理性在這一天迎來了新的感性衝擊,

以「認同」為話題的一天, 將ICR拉上了一個新的高度。

作為組委,我以一個會議紀錄者的身份坐在電腦前。

我試圖將自我意識與所記錄的內容相隔離,為的是讓手指更協調地和聽覺合作,

論壇代表的每一條思緒、碰撞後的每一種觀點都如一個新生兒,

鮮如瑰寶,卻又十分脆弱,

如果錯過,可能一去不複返,

這一點,我深刻地明白。

然而,「認同」問題本身卻又那麼有張力,

一部紀錄片,帶起的是每一位代表心中的自我疑問:「我,是誰?」

中國是什麼?華人是什麼?

我不禁停下了自己忙碌不斷的十指,

因為我在代表一段段來自內心的訴說和反省中,

發現每一段不同的故事背後,

你我是這樣的近。

海峽尋新的每一位代表,

都有著和兩岸問題鮮活而相關的故事。

這些故事,從上海、北京,到香港,到台北,

政治認同上的衝突最終被人性本質的訴求打破,

而個體在現實的腥風血雨中的渺小與無力更是令人心酸落淚。

深夜,當我回讀數萬字的會議記錄,

我彷彿發現了什麼,卻又彷彿無所適從。

然而,我在那些似不相干卻又串連成線的故事裏,

海峽尋新,

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