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 港澳代表




時光飛逝,海峽尋新香港論壇2014已經掀開終章,經過了連續幾天的ICR後,我亦慢慢理解到何謂溝通、何謂交流,對話的真正「含義」。至少,在參加論壇前,我從沒有想過兩岸問題是可以這種基於感性、經驗、體會的方式展現。

作為一個好辯、好思考的人,我曾經相信過真理可以愈辯愈明。我們這些受過高等教育、在自由社會成長的一代,有責任解救那些資訊封閉、無法了解真相的人。但現實總是令人非常無奈,甚至無力!原來你所相信的那套自然而然,無庸否定的世界觀,對他人來說,也就只是眾多世界觀的其中一種。原來你有千千萬萬個理由去證明自己的觀點,但其他人也可以有千千萬萬的理由去拒絕你。在深度、激烈但語氣平和的對話過程中。我漸漸發現,每個人選擇去相信一套「真理」都有自己獨特的原因,與自己成長的環境有密切關係,每一種觀念都是建基於實實在在、有血有肉的情境,而不是抽空地存在於邏輯世界。世界有很多的問題都是不可能單憑理性去解決。既然如此,這是不是代表著對話毫無意義?絕對不是!因為我們以前都誤解了,對話、溝通原來可以不只為了說服對方而存在!

在今天重現歷史的環節中,香港、大陸、台灣的代表分別進行討論,選擇對兩岸事件最大影響的十年事件。令人驚訝的是,原來三地人們對兩岸關係的歷史想像是可以有著很根本的差異。作為香港人,從來沒有想像過,台灣代表竟然會將台灣在冰河時期跟大陸分離的事件當成是兩岸關係的起點。同時,大陸代表亦未有理解到,為何香港與台灣代表會不約而同將第一次政黨輪替當成是兩岸關係的轉捩點。更令人感慨的是,每位代表的想像,雖然可能相互對立,但都是有著合情合理的理由,被活生生的生活環境、主觀感受支撐著。回想起來,在拋出「正統」、「政治正確」的帽子前,我們到底有沒有真正理解、體會過另外一種陌生,但卻客觀存在著的視點呢?

但有趣的是,我們組內,在立場上有著根本差異的不同地區代表,在和平計劃中的討論,某些問題上,卻有著一致的理念。我們能夠互相分工、協作,在計劃宗旨、對和平的想像中找到共同的方向,利益與不理解是否必然會阻擋了人類真誠、交心的互動呢?行文至此,當初的無力感中又重燃起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