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 台灣代表




經過幾天密集的「互動式解決衝突討論」(ICR),我自以為地認為自己已經了解每一個代表的個性與經驗,以為自己可以用「同理心」去感同身受那些與我不同的生命故事。然而,在今天透過各組自行列出「影響兩岸關係的十大事件」的活動後──當我走在那條我們自己想像出的「歷史長河」時,我深深地覺得在「以同理心相以待人」這個自我要求的層面上,我還可以做得更好、做得更多,這條尋覓彼此心靈的道路仍然很長,但是我相信我會更勇敢地繼續前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