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 – 中國大陸代表




ICR第三日下來,明顯感到疲乏,幸的是今日大家漸入佳境。每個人嘗試著從主觀、直覺回應官晴姐提出的「誰是我們」「我們的未來『的』是什麼」「最讓我們感到激動或傷痛的事是什麼」等問題,逐漸帶出了每個人的成長故事。

當有兩個代表對中華民族有強烈的認同感,但包括我在內的其他代表們不能產生共鳴時,我們難克制地去挑戰、質疑這兩個代表的觀點。但此時一位台灣代表提醒我們:聆聽是一種德性。與其急著追問,不如給別人機會把自己的意思說完、說明白。熊浩學長私下叮囑我:若隨便把別人label為「見識太少」「不動腦子」,往往說話會帶有攻擊性;因而說話時一意識到對別人有了優劣的判斷,最好先抑制說話的衝動。那時候我突然覺得,如果所有ICR結束了之後,我只能有一條Take-away message,那麼這條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