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香港代表




我時常想像——自己若非生於這座城市,將會經歷怎樣不同的命運?嘗試改變過去也許徒勞無功,但要直面生命流動的當下,卻竟也逃不過這道問題。

終於步出校園。兩個文明的交匯深深烙印為城市的憶記,於英國組嵌的電車上刻著「貮圓叄角」的中文字,在古雅的圓柱拱門下蒸出蝦餃和燒賣的故事。乘天星小輪跨過維港時,我們彷彿看見了這座城市所有的美麗與哀愁。所謂身分認同,說到底就是一個社群對自己固有的生活方式、文化價值與鄉土人情有所執著的表現。

因此,當原始而動人的歌聲在一段下午放映的台灣影片開首響起時,我們似乎能體會到寶島人民為何會如此重視自己的身分。可惜這種個人層面的情感認同,往往會受政治因素的影響而變得不再純粹。我們不想這樣:我們深信,一個理想的社會本來就應該和而不同,agree to disagree。為了消弭誤解、凝聚共識,我們著手草擬共同宣言,願為兩岸三地的和平發展略盡綿力。

此致 海峽尋新香港論壇組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