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台灣代表




比起前幾日,今天的ICR火花更多,也更多了些煙硝味。老師請我們各個代表依地區坐到場地中央,彼此討論核心價值與利益,其他代表則在一旁觀看,就好像在看一個金魚缸。身為旁觀者,我們能清楚的看到各地區代表在討論上的表現有著南轅北轍的差異。香港代表既務實又有效率,立刻就產生出結論,大陸代表則一開始便非常有共識的給出了三個共同價值,並且對於國家民族有著非常強烈的認同,而台灣代表則是整體而言,花了較多的時間各自陳述,且在討論上有更大的分歧。我覺得,這具體呈現了兩岸三地青年從小到大所受的教育以及身處的環境對於一個青年養成的影響。

讓我很印象深刻的,是大陸代表對於「自由」的定義和台灣普遍的定義截然不同,還有對於「和諧穩定」的執著。長久以來,「自由」這個台灣最自豪且堅信的價值,對於現階段的大陸來說,「穩定」反而是重中之重,為了維持得來不易的穩定,自由不見得是首要之務,甚至是為了維持和諧,他們是願意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去成就和諧的。或許這也解釋了究竟為何台灣和大陸民眾之間會存在著一道看似跨不過的鴻溝。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卻是對方所珍視的。

這也不禁讓我想到自己對於兩群意見相左之人的壁壘分明的惡鬥,向來是悲觀的。我以為,不論立場如何,終究是意見相同的一群人互相取暖,撻伐意見相左之人,屢試不爽。不會有交集,更不會有結論。因此,沒有必要多費唇舌溝通,終究是徒勞無功。在有次休息時,我曾問過熊老師,既然都知道大部分人會堅持己見並捍衛自己的信念,究竟如何化解僵局。老師提到了「傾聽」的重要,而這也是ICR其中一個重點。或許雙方構築的堡壘城牆依舊高聳,然而,傾聽之後,儘管不能相互接受,改變觀點,至少能試圖理解,這對於緩解衝突便已有了莫大的功用。起初,我未能深刻感受到老師所講的,但在這幾日ICR中,親眼觀察到各地區代表的闡述及相處後,才體會到「傾聽」的重要性。若是人人都急於拉著嗓子宣揚自己的想法,而無人豎起耳朵聆聽,用心觀察,仍舊是各說各話。這是我截至目前為止,在ICR裡最大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