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台灣代表




三月二十三日的行程早上到下午為問題衝突解決。對我而言印象最深有三:一是ICR應用;二是台灣內部問題,三則是中國大陸同學對於祖國熱愛的程度。首先ICR參與者與老師控場技巧會決定整場對於對話討論的品質。ICR討論盡量避免各種過度抽象的討論,例如老師隱於中國大陸與香港、台灣之間的關係,就能夠使很多人理解中國大陸代表的心情。ICR的問題衝突解決模式,實現了有效於議題的討論,但對於當前操作的「審議民主」,目前仍然止於討論,難以實踐,也更加證明在當前港、台推行審議民主企圖民主化的願望,仍有一段距離。因此如何草根?如何在議會中提問?這都是在實施民主中的各種困境。第二則是台灣內部分歧問題。如同台灣島本身內部問題相當歧異,因此我認為不單在香港、中國大陸、台灣具有差異尺度,僅在台灣內部就可見的差異之大。同時年輕的經驗與態度缺乏謹慎的思辯,這就使得面對其他代表時有時未能夠有足夠的論辯。最後,中國對於祖國的熱愛以及言語的激昂,也是令人印象深刻,尤其在談玻璃心的課題,令人感受中國官方的思考。最後,晚上的講座則邀請香港中文大學的教師葉家興教授,他在年輕一輩肯打拚就有前途的一代,訴說對未來的期待,充分展現出金融背景的論述,值得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