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香港代表




演講
何亮亮先生雖然不太聞名於主流媒體,但其觀點甚有啟發,例如據他所說的「帝國」模式,一直延續到今日,而今日的「兩岸問題」或「港中問題」,其實與「天朝」與「藩屬」的關係。中國畢竟是「巨大的存在」,不論港臺亦須思考如何與之相處。

ICR
下午ICR環節,引導者安排兩岸及香港的代表,各自準備一些「敏感問題」互問,雖然很難想像香港這個自由地區可以有什麼「敏感」問題。但令我印象猶深,係大陸友好問我們對「分離主義」與一些社會運動的看法;與其說是敏感,其實係令我們反省我們對這些社會運動的認識——儘管流派很多、光譜很闊,但仍然並未佔據主流,而如果政策制訂者、北京當局不正視這些問題,香港只會越來越差。而參與ICR,亦令我對「解決衝突」有了新的框架,令如是引導者所言簡分的「利益衝突」與「價值衝突」,希望未來可以多加鑽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