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委日記-第五日




上午是大家期待已久的香港游。由主要負責的組委帶領大家坐上最具香港代表特色的叮叮車,一路叮去中環。路上港味滿滿的海味街、中西混合樣式的建築,都讓代表們忍不住拿起了相機。走過終審法庭、皇后像廣場,站在香港最早的海岸線驚異填海工程之浩大;看過四盞最後的煤氣街燈、熙熙攘攘的藝穗會,穿過白天安靜乖巧的蘭桂坊,海風送我們搭乘天星小輪到了尖沙咀,品嘗滿載香港數十年回憶的冰淇淋。不同於ICR的嚴肅與兩岸議題,代表放開了心享受這個溫熱的城市,也開始關注起主辦地香港它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故事和聲音。
下午重新回到了ICR的戰鬥模式,一開始facilitator就給代表們播放了一段代表著台灣一部分本土認同的影片,一時引起不小的爭議。最初是代表各自陳述觀影心中的感想,隨著陳述帶出本心,空氣中的火藥味似乎也越來越濃重,衝突似乎一觸即發。然而大家努力控制了情緒,將話題的尖銳性緩和下來。但我們也看見,衝突並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有些關起來的角落,不把它打開見見陽光,是永遠無法清理乾淨的。衝突有時直指核心,雖然可能被撕扯地鮮血淋漓,但也才能正如做手術一般去查清病症,繼而對症下藥。衝突也是必須接受的,畢竟我們有著不同的成長教育背景、價值觀念與訴求,強行和平,反而是有掩蓋事實的虛偽嫌疑了。之後的角色互換在這鋪墊下順利進行,大家似乎更能體味到其他地區代表的想法以及想法的來由了。

我们常常把換位思考掛在嘴邊,但是真正把自己轉換到他人的立場上哪裡是那么容易的事?

今天大陸代表和台灣代表被要求互換身份,從對方的立場看待問題。本來可以是一個很有趣的活動,但是兩方代表做下來都多少有些尷尬。即使關注再多對岸的時事或者看再多對岸的娛樂節目,依然不能改變從小耳濡目染形成的價值觀。別人講述的人生經歷再有共鳴,最終也只是被當成”別人的故事“而已。

或許代表們之前從未意識到“換位思考”可以使一件這麼難的事情。以前我們聽別人講故事時常常會安慰性地把“嗯嗯我懂”掛在嘴邊,但是我們真的懂了嗎?我們懂了什麼?懂了多少?或者只是自以為自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