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委日記-第二日




一:

「這兩天即使作為一個旁觀者,在看到來自香港、台灣和大陸的十五位代表,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幾乎從早到晚都在facilitator的協調指引下,講述自身經歷,探索究竟哪些經歷塑造了彼此現在不同的價值觀和立場,從而找到核心矛盾,而不是不顧過往「理想」盲目地尋找解決兩岸問題的可能。」

      經過和各位組委一年的幕後籌備,終於迎來的海峽尋新香港論壇的七天會期。這兩天真的好歡喜好歡喜,因為自日出里之後,在大學已經很久沒有廢寢忘食、不覺疲倦地做自己想喜歡的事了。其實在港大的這兩年,一直有一個困惑:香港(港大)明明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但身在這片土地上似乎卻感覺並沒有聽到想像中的那麼多聲音。看得到朋友圈「學生會不代表我」、民主牆上的文字爭吵謾罵、各家傳媒的種種觀點評論,每天也都被local們環繞,有時候真的有抓住local跟他說說我們(大陸人)的concern或者想要親耳聽聽一個普通香港學生而不是所謂青年代表的想法,但現實卻是,可能出於語言障礙、政治敏感、彼此不信任,很少看到大陸生和local坐下來對兩岸發生的熱點事件進行深度交流。其實在這次代表招募中也遇到了類似的尷尬,自以為海峽尋新是一個很好的平台,自以為local應該有一個開放的心態來了解真實大陸青年的想法,但現實卻有些不盡人意。一個更尷尬的事就是台灣和大陸的隔閡,我們對彼此的了解還停在一個很原始的狀態,前段時間的爆吧事件便可見一斑。而我個人而言,如果不是在聽我們台灣組委講到台灣種種時的一頭霧水、害怕面試的時候chur到台灣代表的立場,我可能都沒有動力主動去關心台灣的過去和現在。所以這兩天即使作為一個旁觀者,在看到來自香港、台灣和大陸的十五位代表,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幾乎從早到晚都在facilitator的協調指引下,講述自身經歷,探索究竟哪些經歷塑造了彼此現在不同的價值觀和立場,從而找到核心矛盾,而不是不顧過往「理想」盲目地尋找解決兩岸問題的可能。所以真的超級超級感動,感覺像是回到了高中讀龍應台、余秋雨的時代,自負清高,文人情節,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被代表們的淵博學識和深度思考不斷輾壓,實在自愧不如。而且,今天中午何亮亮和張鐵志的對談讓我無比驚喜(聽完只後好想學傳媒),原來,即便是在現在這樣一個監管越來越緊、媒體商業化嚴重的時代,還是存在有底線、有理想的媒體人,他們可能悲觀但卻不屈服於現實,真的感覺是他們的不斷探索在維持著這個社會(無論大陸、台灣、香港)的良知。

二:

「兩岸三地的代表都非常投入,既有學術、知識層面的交流,亦滲透著生命故事的分享。儘管成長歷程和意識形態各異,但代表們都能抱著包容態度和好奇心相互傾聽,跨越地區、年紀、背景等障礙。相信這種信任和真誠不僅有助於未來數天的討論,更代表著我們正往求同存異、包容理解等海峽尋新擁抱的價值觀前進。」

      事隔一年,又到了組委會付出半年精力籌備的論壇會期時間。在第一天的ICR過程中,來自兩岸三地的代表都非常投入,既有學術、知識層面的交流,亦滲透著生命故事的分享。儘管成長歷程和意識形態各異,但代表們都能抱著包容態度和好奇心相互傾聽,跨越地區、年紀、背景等障礙。相信這種信任和真誠不僅有助於未來數天的討論,更代表著我們正往求同存異、包容理解等海峽尋新擁抱的價值觀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