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 中國大陸代表




「謙謙君子,和而不同」,從未想過能有如此多的分歧,也從未如此建立如此深厚的友誼,討論是一種由死到生的過程,如死寂的沉默,如釋重負的重生,這種過程不僅僅是同理心,更是人性的最初思考,痛並快樂著。也許未來當我回憶起這些日子,這些薄扶林的風和日光,那裡有著我們的足跡,那裡有著我們的思考,有著我們的兩岸三地的彼此的感情。今天作為較為平和的一天,更多著重在用詞語法問題之上,但是我們依舊堅信,政治的分歧與情感的歸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