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 台灣代表




這幾天觀察下來,「異中求同」中,異,宣示了彼此間無法避免的想法衝突;同,反映了內心深處對和平未來的渴望。對於趨近無解的情感認同,不免總希望對方多聆聽我的想法,了解背後的美麗與哀傷,而正是因為深刻認識到現實上極大的困難,才更希望在這幾天,敞開心胸,尋找更多的可能。但,我如何形塑我自己?個人之於集體,集體之於個人,在歷史洪流中,我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