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台灣代表




ICR的進程漸漸來到尾聲,討論的核心也愈趨本質化。我們開始真正了解每一段人生故事對一個個體價值選擇的重要。往往最讓我們感到心痛與感同身受的,是當我們親眼看到或許與我們立場有所碰撞的夥伴,娓娓道出自己對於生命追尋的無奈與真誠。我們開始去了解,歷史的轉折並非來自概念的對立或是可以被去脈絡或歸責為人為的錯誤,而是一連串的偶然與交錯。而任何一段高昂的論述更可能背後卻是深沉的憂鬱、對渺茫希望的追求。因為,衝突的本質,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