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委日記-第三日




“他時常
站在海岸觀望,據說煙波盡頭
還有一個更長的海岸,高山森林巨川
母親沒看過的地方才是我們的故鄉”
—- 楊牧

不知道楊牧是用甚麼心情寫下這些句子的,也不知道好國好民的作者是用甚麼心情去引用這首詩的。但有的時候,當我在我父親的故鄉,從金門的海岸線望向廈門時,我知道,那個我母親從沒去過的另一岸,才是我的姓氏起源之地。我舉起手,彷彿想抓住些甚麼,但接著又將手放下。突然間,在台灣生長,對於這片土地有著深厚認同的我,對自己突如其來的情緒波動感到一絲絲的荒謬。有時候我都會想,當我經歷過我爸承受過的風霜後,對於這些情感,是不是就會成熟點了。而在今天,從代表們的討論當中,或者說從代表們的身上,彷彿我也得到了些甚麼。

「定義、價值、權力、權益、權利…」這些詞語在我們的日常語言中似乎時常出現。但當一群人存在認知差異,要謀求共識的時候,這些詞彙真正的意義、背後所表達的社會價值、所反應的意識形態、所表述的身份認同,卻會帶來的無窮盡的辯論、衝鋒、甚至抗爭。但ICR的價值便在於此,尊重群體中每一位個體獨特的認知,以真誠交流,尋求和平共解。